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头条 > 正文

25万苏军参加大片拍摄 “视帝”胡歌终于不在电影里跑龙套了

2019年04月21日 娱乐头条 ⁄ 共 3423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631 views 次

虽然今天各种特效战争大片充斥,但不可否认,上个世纪中后期拍摄的一些实景拍摄的史诗巨制才堪称真正的经典。如,苏俄在20世纪60年代上映的《战争与和平》四部曲就是其中的代表作。其得到了当时苏俄军队的大力支持,苏国防部长格列齐克甚至说:苏军可以满足电影拍摄的一切需求。令人感到惊讶的是,参与片中大型会战的演员,竟然和19世纪真实的战争数量近乎一样。托尔斯泰的《战争与和平》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。“苦难是最好的作者”,处在时代变革阶段的他经历了战争与变革中的悲欢离合,在19世纪的大时代背景下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。20世纪50年代,苏俄方面决定,将这部巨制拍摄成电影。在当年缺乏特效的情况下,涉及大型战争的场面都要实景拍摄。其实即使有特效俄国人也不会用,因为他们追求把这部电影拍摄成“令人身临其境的永恒的经典”,最真实的方法就是排兵布阵再打上一仗。在整个电影4年的拍摄历程中,苏军总计派出了25万名士兵参与拍摄!提供了900吨炸药协助拍摄战争场面。其还原的19世纪初的俄法战争已经使用了火枪火炮,必须动用炸药制造炸点,而且当时的战争仍是步兵方队战争,士兵都是拍成整齐的方阵投入战场。一次交战的拍摄可能要涉及到数万名演员,一般的群演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,只有军队可以!电影中的俄法两军官兵,大部分都是由真正的苏军扮演的。在拍摄过程中,苏军士兵以高度的纪律性参演,一些危险的爆炸场面中,战士们踩着炸点进入片场,导演、主演都向苏军官兵们致敬。在拍摄1812年俄法战争的决定性会战:博罗季诺大战时,8个苏军步兵师集体换上了100多年前的军服,只为了拍摄这一场戏。苏军当时还剩下的少量骑兵部队也参与了表演:因为100多年前的战场上,骑兵的重要性就如同今天的坦克一样,不可缺少。当时虽然没有电子特效,但很多战争电影也喜欢采用模型等特效方式节约开支,但效果肯定会打折扣。导演邦达尔丘克一直认为,史诗电影的效果必须用实景拍摄才能烘托出气势,不屑用特效。整部电影投资巨大,堪称举国之力拍摄:目标就是打造一部无法超越的俄国经典。电影上映后,不仅苏俄国内万人空巷,也在西方引起了轰动。美国、日本、法国、英国等国的电影公司纷纷引进这部电影播放。根据统计,这部电影在全球取得了4亿美元票房。这是什么概念?根据购买力折算,这笔钱大概相当于今天的15亿美元,约合100余亿人民币。俄国人就如同双头鹰一般有两面性:他们最擅长的事情分别是艺术和战争。在其历史上,诞生了大量艺术家,在芭蕾舞、绘画、小说、电影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堪称巅峰的成就。俄国人的历史又是一部战争史,要么是入侵别国,要么是别人入侵,从未停歇。去年是中国电影的戛纳大年,除了贾樟柯导演的《江湖儿女》入围主竞赛单元外,章明的《冥王星时刻》、毕赣的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、魏书钧的《延边少年》、申迪的《乌玛》以及王兵的纪录片《死魂灵》纷纷入围各大单元奖项。 与之相比,今年入围戛纳电影节的中国电影,在数量上减少了一半,但关注度却更高。 3部华语片入围第72届戛纳电影节 本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,有16部影片入围,华语片占了两个席位。分别是祖峰的导演处女作《六欲天》,以及赵德胤的第5部长片作品《灼人秘密》。前者讲述一个刑警在查案过程中的爱与罪,背叛与救赎;后者则聚焦一个农村女孩在城市中追逐明星梦的故事。 主竞赛单元共有19部影片入围,由刁亦男执导,胡歌、桂纶镁、廖凡和万茜主演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是华语片独苗。 刁亦男导演与戛纳电影节缘分匪浅。2002年,他主演的剧情片《明日天涯》入围一种关注单元;2007年,他自编自导的电影《夜车》也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;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是他时隔17年后再次重回戛纳的作品。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与刁亦男上一部获得柏林金熊奖的《白日焰火》,有不少相似之处:都是改编自离奇真实案件的犯罪片,都有桂纶镁和廖凡的出演。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讲述了一位面对诬陷及通缉的逃犯,将求生的逃亡变成求死的折返跑,并自我救赎的故事。影片通过小人物的命运变化,夫妻、兄弟、朋友之间的感情纠葛,来折射整个时代的变迁,展现人性,以及人与社会、时代之间的勾连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影片之所以备受关注,是因为它是胡歌从业以来,第一部担任主演的大制作剧情片。为了更贴近片中角色,胡歌在20天不到的时间里晒黑皮肤,被网友戏称为“糊歌”。 视帝vs票房毒药,胡歌转型之路难走 近年来,随着电视剧市场的蓬勃发展,电影咖转型拍电视剧的案例越来越多,且大多都能名利双收。比如,周迅的《红高粱》、陈坤的《盛世长歌》、以及即将播出的章子怡的《江山故人》、汤唯的《大明皇妃·孙若微传》等。 与之相反,电视咖的电影转型之路却不太好走。比如赵丽颖,可以说是当下流量小花中的收视王牌,无论是《花千骨》、《楚乔传》,还是最近的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,都是难得的爆款剧。但由她担任一番的电影,大都票房惨淡、口碑一般。爱情片《女汉子真爱公式》票房 6338万、谍战片《密战》票房7945万、《我们的十年》票房4408万。 胡歌也有同样的困境。他不仅是爆款剧男神,代表作《仙剑奇侠传》、《琅琊榜》、《伪装者》都是类型剧的代表,更区别于其它当红明星被质疑没有演技,胡歌白玉兰和金鹰双视帝加身,演技毋庸置疑,可在电影圈同样道阻且长。 凭借《仙剑》大火后,他参演了张国立执导的电影《第601个电话》,最终票房成绩仅为1053万元。而2012年,他和容祖儿主演的爱情片《华丽之后》更是惨淡,仅收获168万元。这两年友情出演的《那年夏天你去了哪里》和《你好,之华》,也仅分别收获票房3468万元和8020万元。 可以说,在电视剧领域,胡歌一直是天之骄子,但在电影圈,却只能一路摸爬滚打,还要被网友恶意打上“票房毒药”的标签。 电视和电影的受众差别,决定了电视咖的“跨界”之难。 如今,还能坐在电视机前安静追剧的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有大把可支配时间,且热衷于看都市悬浮剧的妇女;另一种则是承包暑期和寒假档的学生。而电影的受众则在18-30岁之间,也就是说电视咖的受众完美避开了电影市场,这也是电视咖在电影领域频繁爆冷的原因之一。 3部重量级新片将轮番上映,胡歌要走花路 胡歌和其他转战电影圈的电视咖,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之处。 一般来说,已经具有粉丝号召力的电视咖,即使转战电影圈,也不会放低身价,他们大多会以主演的身份参与电影创作。比如,杨幂主演了《小时代》、《宝贝儿》、《我是证人》等;霍建华主演了《逆时营救》、《捉迷藏》、《明月几时有》等。 而胡歌出道以来,真正担任一番的电影,只有7年前的《华丽之后》,以及还没上映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。大多数时候,都以配角甚至友情客串的身份参演。 这与他的个人理念息息相关,他曾在采访中透露自己不深度参演电影的原因:“其一,我觉得电影市场还不够成熟,看似很火爆,但票房和品质没有成正比,真正的好电影不多;其次,好电影也不会来找我,因为他们需要找更具备票房号召力的演员,既然我还没有到达一个好电影的选择标准,那我宁可去等,在过程中让自己变得更好,当我有资格匹配好电影时,我再进这个圈。” 看样子,这个时机终于要成熟了。 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宽容,很多不被看好的冷门电影,都能以黑马之姿成为年度最佳,比如去年的《无名之辈》,今年的《流浪地球》,某种层面上来讲,这就是胡歌一直期待的更加成熟的电影市场。 另外,胡歌选择在事业巅峰期,暂时离开娱乐圈出国求学,充实自己。归来之后,自然有信心迎接更大的挑战。 未来,除了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外,胡歌还将有2部电影轮番上映,且都含金量满满。 其一是由陈可辛执导,根据网球运动员李娜的自传《独自上场》改编的《李娜》,胡歌将饰演李娜的丈夫姜山。陈可辛对于姜山的选角,一开始就只有两点:会打网球、会说武汉话,而出生在网球世家,恰好又会说武汉话的胡歌,最终突出重围。 《摔跤吧!爸爸》之后,业内就有一种声音:中国缺少一部具有代表性的体育竞技片。《李娜》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填补此空缺的影片。 另一部《攀登者》就是完全意义上的群星汇聚,由李仁港执导,吴京、章子怡、成龙、胡歌、井柏然等主演,讲述了1960年中国登山队成员王富洲、贡布(藏族)、屈银华三人完成中国人首次登顶珠峰的故事。 在《战狼2》和《流浪地球》的双重护航下,《攀登者》被看成是另一部可以创造票房神话的电影。 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、《李娜》和《攀登者》的上映,势必将胡歌的电影事业,带上一个新的高度。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