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头条 > 正文

我从不活在别人的期望里 香港最后一个爱情童话竟成笑话

2019年04月18日 娱乐头条 ⁄ 共 7715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175 views 次

出品|娱乐FOCUS
作者|老张阳汤
责编|金成武
推开专访间的门,空间比想象中逼仄了不少,左顾右盼,转了两下脑袋才发现,角落里,坐在一张黑色简椅上的俞飞鸿。
没有主动寒暄,也没有刻意地保持距离。但摄像大哥调试机器时,俞飞鸿还是谢绝了记者的帮忙,早早坐在镜头前帮助试光。因为,这是她的工作。
这和印象中的俞飞鸿,的确没有太大出入——不显山露水的低调,甚至透出几分高冷,却也总能让每个接触的人都感到恰如其分的舒适。
距离感、分寸感,一切都刚刚好。
坐定,正式采访前,记者半寒暄地问:应该很久没有这么密集地接受专访了吧?
俞飞鸿笑笑:是呀,上一次已经是十年前了。
十年前,她花费数年心力拍出的《爱有来生》上映。那是她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做导演。
在那之前和之后,她的作品产量向来不高,尤其是主演的作品,更是寥寥。
想来,这的确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。
在新陈代谢极快、多数人往往红不过几年的演艺圈,1971年出生的俞飞鸿,八岁入行,几十年来,这么时断时续地出现在公众面前,露面也好,隐藏也罢,江湖上却始终曾未断了关于她的“传说”。
就仿佛出名与否的开关,牢牢地握在她的手中。只要轻轻一按,无论屏幕这边的网友,还是近在眼前的许知远,都会轻叹一声:她真的,好美啊。

自我保护的私生活
为什么大众会如此沉醉于俞飞鸿的美貌与气质?口碑两极的明星那么多,为什么俞飞鸿会是多少人众口一词的“冻龄女神”?
我们很难通过直接的提问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,可随着采访的进行,记者渐渐找到了答案。
观察一:俞飞鸿对个人生活的自我保护,简直武装到了牙齿。
记者:现在接项目的具体标准是怎样的?
俞飞鸿:我不知道,只要看到我喜欢的就行。喜欢来自什么,我也不知道,没有看到,不知道。反正我现在选择,你能看到的,都是我喜欢的。
记者:出演一个职场成功的独立女性,对你来说有没有很强的代入感?
俞飞鸿:我去演了,她就是我了,我就是她了,所以没有所谓代入不代入。
记者:工作和生活中的你差别会很大吗?
俞飞鸿:那我也不知道,我没法跳出来看自己。
记者:不工作时都会喜欢做些什么?
俞飞鸿:想做什么,做什么;想不做什么,就完全不做。
记者:拍摄《在乎你》期间去过一次南极,和朋友一起吗?
俞飞鸿:太八卦了吧,我不告诉你。
简单地列举几个对答,一个自我保护意识极强的形象便呼之欲出了。
所有涉及到个人生活的问题,俞飞鸿都会快速地将之挡在门外,这当然很好理解,在电影的宣传期,重点自然应该多落在电影本身。
但这份对个人生活的保护,应该说贯穿了她的整个职业生涯。这大概源于她看待演员这份职业的角度,在她看来,演员是自己的工作,“一份并不简单的工作”,而生活和工作应该是完全分开的。
面对走红的压力,很多艺人选择将自己的生活毫无保留、甚至添油加醋地分享,从这个角度,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一个实锤绯闻的俞飞鸿,的确显得太特别了。
这份特别,让俞飞鸿始终在大众面前,有着足够清晰的辨识度。那种一眼便知的标签,是多少明星求而不得的。
《在乎你》的导演毕国智眼中,俞飞鸿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,他称之为“国际性气质”。
“有时候很快就能感觉出来一个人会不会很用力去讨好你,或者是耍宝,或者是要怎么样,她就没有。她也不是对你不礼貌,她就是很平常的,英文就是不会try too hard,好像很自然地就聊到一起了,那个感觉是最舒服的。”
毕国智描述的这种感觉,正是分寸感。
小到为人处事,大到打点规划自己的人生,恰到好处的分寸感,既不给旁人压力,更不会给自己压力,这样的一身轻松,让俞飞鸿超越了演员这个职业,成为多少人心中的生活榜样。
“你就看她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,就是很规矩的,其实她里面有很强的一个性格。”关于俞飞鸿,毕国智确实看得很准。

好戏难求的演员之路
当话题聊到电影时,俞飞鸿的话明显开始多起来。这边引入记者的下一个观察。
观察二:减弱的冲劲儿,不妨碍俞飞鸿持续打磨表演。
电影《在乎你》中,她扮演一个功成名就的时装设计师袁元,一天某个年轻的日本女孩找到她,逐渐揭开了袁元不为人知的前半生。
毕国智最初对俞飞鸿并不熟悉,因为制片人浮乐莲的推荐,2016年专程从香港飞来北京三个小时,只为了见俞飞鸿一面。
只这一面,毕国智便确定了,袁元这个角色,是俞飞鸿的。
而说到自己当时为何接下《在乎你》,俞飞鸿的回答则要明确得多,“它是一个完全以女性角度出发去讲述一个女性的经历、心路历程、内心救赎的故事。这个是我喜欢的。”
从国产电影市场出发,这样大女主的作品,非常之少,于是,它对俞飞鸿的诱惑力,也就好理解了。
但她也不忘补上一句,“当然我也有私心,我很想去看看冬天的北海道(笑)。确实是不虚此行。”
应该说,这个角色虽然有着设计师的身份,但在影片中,更多时候强调的,是一个处在矛盾与纠葛之间的女人形象。
俞飞鸿清楚这一点,但接下角色后,她还是为这个设计师的职业,做了很多功课,“其实这个戏并不是主要表现袁元在事业上、工作上的一些细节,更多是表现她在情感上的一些东西。但是她的身份毕竟是一个时装设计师,但是我对这个职业毫无了解。所以我之前也专门去跟我的好朋友吕燕,我去跟她工作好几天……虽然这个戏并不是主要表现她在事业上、工作上,但是我也需要对她这个职业、这个身份的人日常工作是什么样的,有一个了解。哪怕电影里不表现她做的那些工作,但是你站出来,你就有这个信心,我是这个设计师。你不能站在办公室,你只是站在那。虽然她没表现东西,但是你要知道你的工作氛围和工作程序是怎么样的。”
关于演技,向来都是一个见仁见智的抽象话题,俞飞鸿也说,这需要观众靠自己的感受去判断。
她曾在此前的采访中说过,如今对职业生涯,已没有多大的冲劲儿,“我所说的冲劲是我没有什么欲望非要找一个戏,我特别想演一个什么角色,我要去寻找,寻找这样的题材和角色。我只做选择题,给到我手中的时候,我有选择做和不做的权利。”
但这被冲淡的欲望,并不影响她打磨技术的耐心。
每部戏结束,俞飞鸿都会做一个总结,“总结是,你是会看结果,看整个效果出来以后。因为你演戏的时候,其实每一部都是在试验和实验。表演很微妙的地方就是它没有一个定论,你哭大声多少个分贝或者哭小声多少分贝就是最好的效果,或者是你这个表情多一点少一点,哪一个是最好的,一定要你自己去感悟的。没有一个秤来量这个是几斤几两(笑),或者几斤几两就是对的,没有对错。只有你演出来的感受,到时候观众在看的时候,他有没有感知到。那也不是完全你表演就可以做到一切,需要导演、摄影等所有的一切配合。那所有的配合在不在一点上,那真的是缘分了(笑)。”
俞飞鸿从来都不是个高产的演员,她自己也说,好的作品本来就难求。
1993年,22岁的俞飞鸿大学未毕业便前往美国,出演了王颖导演的《喜福会》。时至今日,这部电影还是很多观众眼中常看常新的经典。
在俞飞鸿眼中,后来的二十几年,再少有这样的作品出现,自己并不遗憾,作为演员,她无法决定的东西有很多,她只能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。
“所以在表演上,我会尽到我自己的力,我会去琢磨和寻找那个最佳表现状态和最好的时刻,或者你当时的感觉。那你这个感觉准不准,也不一定,你要看呈现出来的效果。那所谓总结,就会去调整,我原来觉得可能这样演的时候会怎么样,出来的效果好像不是你想的。但是有时候你无意中的一个动作或表情,但是出来的效果很好。那你就会保留你好的地方,去改进你可能不够的地方。”

紧紧握住主动权的人生
“我从不活在别人的期望里。”
观察三:俞飞鸿诠释了何为真正强大的内心力量。
俞飞鸿是杭州人,说话嗲嗲的,很是柔和,但语气又透着十足的稳健。当她说出上面那句话时,没有半点情绪,却不由得让你信服。
去年,网友自发地为俞飞鸿、陈数、曾黎和袁泉四位气质出众的中年女演员,设计了一出名为《淑女的品格》的大戏,甚至连每个人的人设都安排妥了。
俞飞鸿的部分介绍是这样的:她是一个学霸,然后是正经的读研究生毕业的设计师,平时是娇娇嗲嗲、一抬一眼,别人半条命都没了,但是跟客户讲生意的时候又是那种冷冰冰的状态。
这个人物简介的确是为俞飞鸿量身定制的。当记者问她如何看待网友的热情时,俞飞鸿的回答依然在自己的气场之内,“这个其实还只是一个概念,都还没到人物细节,不管接什么戏,我的原则都是还是看故事本身和看这个人物,人物丰不丰满,人物有没有挖掘的可能性。”
这就是俞飞鸿吧——她从来不会顺着别人安排好的路子走下去,对她而言,自己生活的主动权,永远要握在自己手中。
这或许也是在她演员之外,对于大众影响更为直接的第二个身份:生活榜样。
她47岁,依然单身(至少公开的信息是这样的)。外在的容颜不老,内在的气质和精神力量更是强大地令多少人羡慕。
此前她曾经说过,“在经历中,我慢慢觉得我们别把任何东西放在别人手中的人——命运已经有一半不在你手上,因为一半已经在上帝手中。我觉得另外一半就得是在自己手中,交给别人是特别遗憾的人生。我的人生无论好坏,都是我自己决定的。”
在许知远、窦文涛这样的文艺男中年眼中,俞飞鸿的魅力,是全方位的。
窦文涛少见地为她写了两句诗:你的眼睛一闪寒光,迷乱我的软弱心肠。
向来高冷的许知远用各种局促的微表情出卖了自己,最后索性在节目中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句:你真的是很好看啊。
从容貌到气场,两位知识分子一反常态地,为俞飞鸿所倾倒。
当年在《锵锵三人行》,窦文涛与冯唐两大直男,目的明确地试图让俞飞鸿按照他们的剧本,试探一下独立的单身女性,到底有多大能量。
面对这些攻击性很强的问题,俞飞鸿都风轻云淡地见招拆招。
窦文涛问:你觉得老一个人呆着,精神有问题吗?
俞飞鸿的回答无懈可击:“我身边有很多精神丰富的(单身)朋友,但他们是男性。我是女性,为什么你觉得我精神不正常呢?”
窦文涛问:作为单身人士,你对性怎么看?
俞飞鸿:这就是和吃喝拉撒一样的一个必需品吧,但我觉得对女性来说,这更多的是和情感联系在一起。
末了还不忘挖苦一下两位直男,“可能对你们男性来说,性和情感是可以分离的。”
这样的感情观与生活态度,不敢说是超前的,但放在现在,也足以成为支撑很多年轻人选择自己生活的标杆之一。
“我自己不太喜欢把主动权交给别人,我也不期待男人带给我快乐,我的快乐我自己去寻找,我也不对爱情丧失信心,我觉得任何年龄都是可以享受爱情的,哪怕到60岁,我们为什么不能轻轻松松的,就是纯属感情和自然性情的那种交往?”
这样言论背后的逻辑,其实是非常清晰的:接受人生的真相——选择自己喜欢、舒适的生活——拥抱自己的脆弱——继而把握人生主动权——直至活出精彩。
落在俞飞鸿身上,她选择做演员,却也不给自己过多压力,抛开外界的标准,只在自己能选择的范围中,选择自己喜欢的。
同时,她明白在男权社会,女性更不应该给自己设限,这样才能在传统观念之外,赋予人生更多意义。
她的职业生涯,努力过,也失败过,她认清了自己性格中的弱点,在这个泥沙俱下的世界,她从不飞蛾扑火地对抗,而是心平气和地与之和解。
“我觉得人生来一趟就是感受,起点和终点大家都一样,中间怎么走是自己的选择,我不觉得我需要跟任何人交代。”
最后,记者问她,曾经年少时最想获得完全由自己支配的自由,现在的她,得到了吗?
俞飞鸿立刻笑了起来,她眨了眨眼睛,说:“我获得自由了。”(文/歌)
算起来,Sammi和安仔已经相识相恋30年了。
1989年,17岁的Sammi还只是一个有些怯懦的小女孩,但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唱功,不仅从选秀比赛中脱颖而出,而且成功加盟到华星唱片。
更开心的是,她成了偶像安仔的师妹。

而安仔也对这个同门师妹十分关照,在她入行不久的宴会上,他便找机会要了Sammi的电话号码。
每天晚上,他总会找各种理由给这个师妹打电话,甚至有时候两个人会不知不觉聊到凌晨两三点。
不知不觉间,两个年轻人的心越来越近,两个人也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。
1991年,Sammi和安仔同台合唱了《其实你心里有没有我》,二人相恋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可由于两个人还都处于事业的上升期,并不方便公开恋情,所以一直是娱乐圈公开的秘密。
但,在世人眼中,他俩就是华语乐坛最好的“金童玉女”。
由于天赋和努力,Sammi的事业发展十分顺利。她出道后第一张专辑就拿到了金唱片,此后十几年的时间,她还连续多次获得最佳女歌手奖项,更是公认的电影天后,票房一次又一次破了纪录。
相比之下,安仔出道早过Sammi,发展却很不如意。因为有如日中天的四大天王镇守华语乐坛,安仔在一次次奖项评比中,只能充当陪跑者。
但是Sammi却一直坚定的站在他身边,相信他,鼓励他。甚至带病也坚持为安仔的演唱会站台。
这对女高男低的恋情,自然也流传出不少情变的流言蜚语。
可是所有关于Sammi的绯闻,安仔都会十分贴心的帮忙澄清。Sammi对于安仔也越来越依赖。
在1999年Sammi的演唱会上,舞台居然突然停电,慌乱中,Sammi直觉想到安仔是艺人,比较会处理现场状况,于是,她大声疾呼:“安仔,救我”。

安仔立刻跳上舞台,为她擦眼泪,陪她安抚观众并合唱。
那一刻,握着安仔的手,Sammi十分心安,这个男人,应该是可以依靠一辈子的人吧。来电后,大家也都被感动的鼓掌祝福。
而安仔的事业,也开始逐渐变好。
2001年,安仔在香港“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”上,打败了郭富城、陈奕迅获得了最佳男歌手奖。

他从梅艳芳手上接过了奖杯,激动万分。
声音中含着泪水感谢了Sammi,并发表了著名的厨房宣言。
他说:
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这段真情告白所感动,台下的Sammi也是泣不成声。
她觉得自己多年的坚持,值得。
然而,当所有人都以为这段感情,就像Sammi说的一样,随时都会结婚的时候,安仔却单方面宣布两人已经分手了。
那一年是2004年。也是Sammi人生最低谷的一年。
她没有想到,说好走一辈子的男人,居然走着走着就散了。
或许是由于感情上遭受挫折,Sammi的身体变得十分不好,她哮喘病发,不得不停工休养了很久。
屋漏偏逢连夜雨,一向顺坦的事业,也在这时出现了危机。
当时,为了转型,她接拍了电影《长恨歌》。

虽然有很多非议,可是在导演关锦鹏眼中,Sammi都是《长恨歌》女主王琦瑶的不二人选。
而Sammi为了不辜负导演的厚望,一向求好心强烈的她,也是铆足了劲头拼搏。
可惜,她的努力非但没有换来成功,反而《长恨歌》无论是口碑还是票房都遭遇了滑铁卢。
Sammi也被外界批的体无完肤,从扮相到演技到口音,都遭受了无情的吐槽。
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下,坚强的Sammi终于倒下了,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。
在娱乐圈打拼了十多年的她,那时候却脆弱的如小草一般。她并不是一个怕吃苦的人,然而抑郁症却把她折磨的痛不欲生。
她变得十分暴躁,身材变形严重。她根本无法正常工作,每次被拍到,也都是满脸病容。
她知道,外面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很多,甚至很多报道说她患了各种绝症,更有人猜测她已经死了。
那时,她每天都能想出10000个自杀的理由。而如何对抗抑郁症,才是她每天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。
于是,她每天都要不断告诉自己不要放弃,总有一天会爬起来。她开始画画、读书、旅行和运动,企图找回曾经的自己。

最疯狂的时候,她一天要锻炼7个小时。自己运动两个小时,跟着教练锻炼五个小时。
很多人都佩服Sammi这样的坚持,也只有她自己知道,如果不运动,她可能早就死了。
没有依靠和依托的日子,真是太苦太难熬了。
所以,现在Sammi依旧会保持每天跑八公里的习惯。
慢慢的,Sammi学会了“接受不完美的自己”。
她知道了“有病要勇敢去面对自己,否则难以得到好心情,千万不要拒绝帮助自己和拒绝自己有病”。

闲的没事的时候,她还会把自己每天的心情和生活状态发在社交媒体上,其中不乏一些自黑自嘲。她更希望真实开心的活着。
的确,她的生活,也真的又开始变好了。
变好的不仅仅是她的病情,还有她的爱情。
兜兜转转,她又和安仔在一起了。
其实分开的几年时间,她和安仔还保持着朋友的关系。
复出演唱会上,Sammi邀请了安仔,虽然当时他的离开让她始料未及,但是她没责怪过他。

反而希望能表演给他看,希望他能见证自己的改变。
在演唱会上,Sammi读了一封写给自己的信,坐在台下的安仔热泪盈眶。
Sammi看着安仔流泪,心想他还是懂自己的。
安仔的父亲一直很喜欢Sammi,安仔父亲去世时,Sammi低调参加了葬礼,送了老人家最后一程。
或许前女友这个身份有点尴尬,可是在他难过的时候,她还是想安慰他。
2008年,东亚华星演唱会上,Sammi和安仔不仅在台上打情骂俏,更情不自禁深情合唱了经典爱歌《唯独你是不可取代》。

安仔以华星大哥的身份发言,他说:“我想起当年拼命工作时是谁在我身边陪伴我、支持我……”没等他说完,Sammi开心的抢着说“是我了”。
很多人都看出来,他们之间,心里都还有彼此。
这么多年,Sammi都没能忘记安仔。
实际上,与Sammi情感空白不同,安仔反而处了好几个女朋友。
但历经千帆后,安仔却后悔当时的放手,他终于发现Sammi才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?
就像安仔的前女友说一样,不管安仔身边的人是谁,他心里最爱的还是Sammi。
在歌迷的期待下,朋友的助攻下,安仔重新开始了对于Sammi的追求。
面对安仔的回头,Sammi心里不是没有犹豫。
可是这个男人毕竟是自己从十四岁开始喜欢的人,而且在他之后,她再也没有对别人动心过。

Sammi决定再给他一个机会,也给自己一个重新幸福的可能。
所以两人被拍到喝茶后,Sammi就大大方方公开了两人复合的消息。

并发表了公开声明:自己只是想踏踏实实地经营一段感情,这次重新开始其实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如何,毕竟分开多年,再次在一起也要适应彼此的变化……
重新复合后,安仔和Sammi又回到了往日甜蜜时光。
经过爱情长跑后,安仔向Sammi求婚了。他们在巴厘岛悄悄举办了婚礼,41岁的Sammi,成为了心爱人的新娘。
她开心的宣布,以后可以称她为许太太了。
黄子华说:他俩是香港最后一个童话。

这些年,经历太多事的Sammi也笃定不已。与世人一样,Sammi始料未及的是,童话居然破灭了。
如果不是视频流出来,Sammi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丈夫居然出轨了。
想起来她曾经夸他婚后变得成熟了,真是觉得讽刺。他居然会在公开场合肆无忌惮的和别人激情热吻。偏偏小三不是别人,是自己当成好妹妹的小黄。

况且小黄已经有了一位憨厚老实的未婚夫小马。

虽然小马在TVB多年一直处于不温不火,可是为人老实憨厚却是圈内公认的,也一直十分努力进取。
两个人的爱情也是有目共睹的,小马更曾说今年要迎娶小黄。
原来,一切都是襄王有心,神女无意。实际上,自己又何尝不是呢?
她一直以为小黄就是把安仔当成大哥,当成偶像崇拜,只是工作伙伴而已。Sammi并不知道,当偶像崇拜,其实就是小黄追男人上位惯用的伎俩。
其实Sammi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,安仔可以理直气壮的否定掉。可惜假的真不了,真的也假不了。
安仔很快就召开了记者会,承认了这一切。

是啊,那么清晰的拍摄,又如何否认的了呢。
镜头下,这个男人多次留下了悔恨的泪水,表示自己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。
他的每一句都是那样真情实感。
Sammi却觉得是如此陌生。
虽然他俩分分合合多次,可是,这一次,Sammi却不知道,她还能不能找回他俩的感情了。

镜子碎了,如何重圆?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